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堆堆本命 脸哥人蜜(((o(*゚▽゚*)o))) 原创基本为脸鱼脸相关

【ABO/鱼脸】Match 第二章

背景:平行世界足球AU/ABO设定/时间线变动

配对:厄齐尔(alpha)/赫迪拉(omega)

分级:NC-17

声明:本文内容与文中出现的任何一位现实存在的人物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也不属于我

警告:#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

           只是在写奇怪的言情小说 黏糊糊的那种

           一共十章正文外加一个番外已经全部写完了所以就算是这个醉醉的配对也不会坑 

梗概:一直对外声称自己是beta的职业球员赫迪拉其实是一个货真价实的omega?这件事如果被媒体披露出来一定会引来无数的恶意揣测以及嘲笑 不过现在他还无需担心这种“如果”毕竟他的队友——厄齐尔已经因为他“伪造的”alpha的属性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前文请戳 序章 第一章 



阅读愉快!       


****************************************************************************************************

chapter.2



赫迪拉睡得很不安稳 他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在做梦 



迷迷糊糊的黑暗中有时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森林的空地中 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转眼他又蜷缩在的浴缸里 身下的热水温度适宜让他觉得很舒服



水位慢慢的升高 从一开始的脚踝处慢慢没过了大腿 他甚至听到自己舒服的嗯了一声 温暖的水流就像细密的丝线 温柔的缠绕着他



越来越多 越来越密 直到他发现水已经没过下巴了  他开始感到恐慌



原来这里不是浴室 是条浅溪 突然变得冰冷刺骨的水流拍打着他 没过他的头顶 他挣扎了起来 却使不上力气


“不!!!!”迷糊中他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抱着他 或者可以说是松松的将手搭在他的腰上 靠着他的背 下一秒他手脚并用的把那个人给掀下了床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清醒了过来 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那种擞住他心脏的压迫感终于褪去了 他松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不克制的时候力气大得可怕 所以完全忽视了那个可恶的家伙撞到墙壁上发出的巨大闷响



“操..”厄齐尔发誓自己好不容易才刚刚睡着 结果就因为周身的疼痛转醒 他觉得自己磕着了脑袋 耳朵里面全是嗡嗡嗡的声音 短时间内动弹不得 他甚至怀疑自己内出血了



赫迪拉翻身向厄齐尔走了过去 双手提溜着厄齐尔的衣服把他从墙角扯了出来 



而厄齐尔只能倚着赫迪拉的身体堪堪站起来 他的头无力的垂着 能看出还没从这个突来的打击中清醒过来 天啊 他现在觉得眩晕感褪去一点了 马上涌上来的是莫名的气愤和羞耻



作为一个alpha他被一个omega给砸晕了 赫迪拉就是一个怪物 



厄齐尔从来不知道他力气会这么大 事到如今他不能说是偷偷爬上别人的床的自己罪有因得还是这个不由分说出手的家伙谁更有道理 天知道刚从夜店回来的他脑袋灌了什么浆糊 直接就进了赫迪拉的房间 



他不会承认潜意识里或许有那么一瞬间他受了这个隐藏起来的omega信息素的引诱 说实话那种奇怪而毫无诱惑力的味道从来没有困扰过他 



“你刚才做了什么!我能......感觉到你在试图...标记我”那种异样的感觉还隐隐约约残留着 赫迪拉呼吸着 渐渐找回了一些理智 可他仍然用力掐着厄齐尔的肩膀 半强迫对方看着他 回答他的问题



“我做了什么?哈 标记你?TM的我裤子都没脱呢!”他现在觉得整个人好多了 alpha强力的恢复速度总是那么有效 他挣开了赫迪拉 甚至在对方胸口上推搡了一下 



赫迪拉直接忽略了他那些挑衅的语言和动作 说实话说完他自己也觉得可笑 连上过生理卫生课的小学生都知道AO之间的标记是通过插入及体内射精成结来完成的 必要的时候还需配合刺激脖子上的信息素囊腺来加深 



很显然厄齐尔最多只是没经过他同意爬上了他的床 靠着他睡了一觉而已 甚至他知道厄齐尔像其他alpha一样 对他的信息素是没有特别反应的 虽然厄齐尔能分辨这味道属于omega 但是对于他特别敏感的嗅觉来说 表面上看他浓郁的味道或许更加让人无法忍受 


他自己有时候也会忘记这个的事实 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味道 对绝大多数的alpha信息素感觉迟钝 几乎没有经历过发情期 他不止一次怀疑小学6年级那次特殊检查只是误诊 但谁知道那之后长达数年的药物“治疗”以及家人给他吃的各种“民间偏方”到底在不知不觉中把他改造成了一个什么东西


不过刚才的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 他说不上来……他觉得他差点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 或许是作为一个omega他本能的在渴望却又害怕的东西 他觉得他差一点就溺死在那条黑漆漆的小河里面了 那种感觉 绝不仅仅是做梦 他定了定神 看了看他认定的杀人凶手


淡淡的月光下 后者微微低着头 冷冷的用他那双大眼睛盯着他 胸膛激烈的起伏着 显然这个比他整个人小了一圈的alpha对于被突然挑战了性别权威的这一事实感到了不快 虽然他长相秀气 笑起来甚至冒着傻气 不过这个严肃的表情让他显得格外的遥远与冷漠


赫迪拉知道自己冲动了 又有些头疼 他现在是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对于这个越来越亲密 并且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秘密的朋友毫无办法 自从成为了同俱乐部的队友 再加上彼此的属性吸引 他们有些时候简直是太过靠近了 他觉得自身开始变得不稳定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他



他整个人慢慢放松了下来 然后抬起手习惯性的抚摸对方后脑勺的短发和后脖颈(他觉得他摸到了对方脑袋后面的一个大包)他还不确定现在能否把他抱在怀里安抚 后者身体僵硬 一动不动 显然对于这个刚刚还抓着他似乎要把他举起来吃了的好友突然的态度变化不领情


“对不起 梅斯 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我感觉到你的alpha信息素在影响着我 试图夺取我身体的主动权……”赫迪拉一边轻轻的捏着厄齐尔的后颈,另一只手从上到下的顺着他的胸膛 并且缓缓的就着这个姿势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哈 ;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论调 照你说来克里斯蒂亚诺见过的女性omega怕是都怀孕了”现在厄齐尔满腔的怒火也差不多跟着后脑勺那个大包消失得差不多了 


不得不说赫迪拉的信息素虽然味道不那么让人接受 但是安抚alpha的这些方面却是十分好用 并且他很清楚什么时候该把这一手露出来 真该死 说实话厄齐尔不喜欢这种被控制的感觉 不同于alpha之间的竞争 这种来自omega的影响是很难抵抗的 因为你的本能认为它没有威胁


“你最近真的不太对劲 萨米 ”厄齐尔说完就仰着头在赫迪拉脸颊上面亲了一口 算是原谅了他


“嗯…………睡觉吧 你还想睡我旁边么?”赫迪拉心里乱乱的 拍了拍床



“不了 我回去了 反正脑袋也清醒了 天知道我或许只是误进了房间”厄齐尔摇着头就走了出去 重重的带上了门



“晚安 梅斯……”赫迪拉躺在床上 觉得今晚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自从厄齐尔来了皇马 他觉得对方适应得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前一阵子厄齐尔简直快变成他的一条小尾巴了 赫迪拉甚至觉得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对方也会寻思着拿他挡个风遮个雨啥的 字面意思上  或许是因为他西语真的有够烂的  而且他在外人面前又显得有点扭扭捏捏的 幸好他跟队友们脑电波交流得挺好 也顺利的认识了不少朋友 所以现在厄齐尔不那么缠他了 有时间就泡在夜店里 他本来就喜欢交际 赫迪拉也觉得那地方偶尔去去挺不错的 不过他确实不太理解对方对夜店的疯狂



他见过厄齐尔在夜店里如何搭讪漂亮的女性beta 那场面稍微有点诡异 还带着点喜剧元素



他们平时还会一起出去吃吃饭什么的 因此他几次撞见厄齐尔约会了 谁让他们俩就那几家馆子比较熟呢 都是一起去过的 这样点菜也会比较有底


所以说 当你发现你的队友就这么进入了你的生活这是件多可怕的事啊 更加可怕的是你还觉得这条小尾巴挺可爱的 而最最可怕的莫过于你是一个omega 而那条可爱的尾巴是alpha


至少厄齐尔马上就要搬出去了 赫迪拉觉得他应该立刻起来加打一支抑制剂 他应该立刻联系一下他老家的医生 他应该立刻帮厄齐尔收拾行李然后把他踢出去 总之什么都不做让他感觉他在等死



或许他真的应该去找一个alpha女友了 为什么不直接找厄齐尔呢 不不不 他从来不在选项之内 至少赫迪拉是这么希望的





TBC


评论(24)
热度(32)
  1. 末了人生未了情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日尧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转载了此文字

©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