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堆堆本命 脸哥人蜜(((o(*゚▽゚*)o))) 原创基本为脸鱼脸相关

【新拉/脸鱼】Outlaws of Love

最近首页脸鱼好多简直幸福得哭出来了QWQ....
新拉默的三角恋!!有点带感啊啊啊!!

陋室铭:

【警告】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新默拉三角有,单向暗恋有,题材敏感慎入。


平行世界半AU,事件和时间线会有变动,请谅解。




===========================================




Everywhere we go, we're looking for the sun.
Nowhere to grow old. We're always on the run.
They say we'll rot in hell, but I don't think we will.
They've branded us enough. Outlaws of love.






1


亲爱的曼努,新赛季正式开始了,我的球队刚刚迎来了一场小小的胜利,这很让人振奋。我总是想起世界杯上的那些情形,我想那会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我看了你们对阵沃尔夫斯堡的那场比赛,希望你的状态能尽快调整到最好。


非常期待友谊赛上的见面^^


  


                                                                                         你诚挚的  克拉默




非常期待我们的再一次并肩作战,加油,不要受伤。




                                                                                                         诺伊尔




克拉默合上了笔记本,感到心满意足。


世界杯结束之后,他和诺伊尔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联系,每天会发一些问候的短信和邮件,交换着彼此的信息和心情,诺伊尔并不是热情如火的人,但和他给大众的印象不同,他也不是会拒人千里之外的那类。


他们的友情建立在球队大巴的相邻座位上,刚开始的时候,克拉默毫无底气地递上自己的一只耳机,询问这位国家队的一号主力门将是否愿意一同分享歌曲,说实话,克拉默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诺伊尔只是笑着接过了耳机。


在经过一个月的集训和一个月的世界杯之旅之后,他和诺伊尔已经建立了不可思议的友谊,这让克拉默感到兴奋无比,这种心情并不比在马纳卡拉球场那晚举起大力杯时的差,甚至……要更甚一筹。在他回到门兴格拉德巴赫后不少队友都问过他关于诺伊尔的事,他们都对他能和一号国门成为朋友而感到羡慕,同时期望能从克拉默的嘴里听到更多关于这位英雄门将的趣事。然后克拉默发现尽管他和诺伊尔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在这趟美妙的世界杯旅程的记忆中,那个人竟然占据了全部的三分之二。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有的时候,它能改变你的一生。


诺伊尔也许是克拉默认识的人中最让人无法预测的一个,克拉默习惯给身边的人分门别类,用符号来代替的话,大部分人都只是逗号,有些是句号,有些是省略号,而诺伊尔,克拉默微微笑起来,诺伊尔是他生命中一个大大的惊叹号,来的毫无预兆,占有的肆无忌惮。


克拉默趴在床上扳手指算日子,距离和阿根廷的友谊赛还有四天。


还有四天,他就能再次见到他的诺伊尔了。




赫迪拉吃掉了最后一口三明治,然后对着脚下的行李箱叹气。


他的膝盖情况不容乐观,这次的友谊赛只能遗憾缺席——这不算什么,更让人担忧的是来自英国那边的消息,他那个最擅长自我保护的小家伙也伤了,那天晚上当那个家伙用沮丧的语气打来跨国电话时赫迪拉的心脏都紧成了一团,最后还是小家伙自己连忙说“其实也不是太严重啦只是教练让我保险起见不要那么快参加比赛,反正只是场友谊赛……”


虽然这么说,但赫迪拉还是能听的出厄齐尔话音里的失望——那个家伙是从来都不愿意让出主力位置的,只要能让他上场他愿意付出一切。


唯一让赫迪拉感到安慰的是他们很快就又能见面了,在结束了世界杯之旅后,大家都各自回到了所属的俱乐部,想见一面并不容易,天知道他有多想念他大眼睛的8号。


在对巴西的那场比赛中,上半场他和厄齐尔有一个绝妙无比的配合,在巴西人乱成一团的禁区前来了一场华丽的探戈,当皮球再一次滚到自己脚下的时候赫迪拉毫不犹豫地起脚射门,半秒钟之后四周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欢呼。


他和他的小鲷鱼拥抱在一起,那个人脸颊上带着激烈运动后的红晕,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全是兴奋无比的光,那时他搂着他,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厄齐尔脖后薄薄的那一小片汗津津的皮肤,他的唇擦过厄齐尔的耳垂,轻轻对他说了句谢谢。


厄齐尔看起来比自己进了球还要高兴,中场的更衣室里,当队友们都开始提前庆祝的时候厄齐尔走到正在换鞋的赫迪拉面前,叉着腰居高临下地露出笑容:“嘿,恭喜开张,萨米!”


当时赫迪拉抬起头,看着他浑身都闪耀着快乐光芒的8号,很想很想给他一个直到窒息的吻。


他也这么做了,在当晚他们回到度假村之后,萨米敲开了厄齐尔的房门,然后在那个人来得及说话之前吻住了他的唇。他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直到那个人双腿发软地抓住自己的胳膊。


“我太开心了,萨米,”当他们分开后厄齐尔气喘吁吁地抬眼看着他,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我们终于进决赛了。”


“是的,”赫迪拉点头,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个人的短发,“而且我们还将赢下最后一场比赛。”


“我们会吗?”


“会的。”他笑着亲吻厄齐尔的眼角,“我向你保证。”


“我…没法想象……”小鲷鱼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着,甚至有些哽咽,“我想象不出那是什么感觉,萨米,站在领奖台上,捧起大力神杯……你知道,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很多人捧起过它,但我没法想象,那究竟是什么感觉……”


“我知道,我知道。”他说,“我们等这一刻都已经太久了。”


他们拥抱着,彼此的心跳交织在一起。


“我很荣幸,能和你一同去见证这一切。”


 


登上飞机后赫迪拉又收到了厄齐尔的短信。


“我这边延迟了,要等一个小时:(”


赫迪拉笑起来,迅速回过去:“找点事做,打会儿游戏?PS:我要起飞了。”


“真羡慕……在机场好无聊。”


“别到处走,小心脚踝。”


“知道。”


过了几秒又一条短信飞过来:“我们晚饭前就能见面了:)”


“是的,我迫不及待。”


“打扮的帅一点。”


“哇哦,我什么时候不帅过?”


“嗯……确实没有。”


赫迪拉盯着手机屏幕哈哈大笑起来,坐在身边的经纪人则一脸迷茫。而这时空姐在提醒他们飞机就要起飞了,请关闭手机和一切通讯设备。


“我要关机了,晚上见:)”


“晚上见=3=”


赫迪拉盯着那个符号表情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随即被经纪人捣了捣胳膊。


“……怎么了?”


“赫迪拉先生,请控制一下面部表情,你笑的好恶心。”




克拉默抢了一个绝佳的位置,然后伸长胳膊使劲挥舞:“曼努!曼努这里!”


不远处的诺伊尔端着餐盘走过来,在克拉默对面坐下:“每次吃饭就你最积极。”


克拉默笑的傻兮兮的:“饿了呀!”


他看了眼诺伊尔的餐盘,惊讶地挑起眉:“怎么吃这么少?”


诺伊尔用叉子拨弄着一根花椰菜:“没办法,强制减肥……新赛季一回俱乐部就被罚款罚的裤子都要穿不起了。”


“……诶?!”


“嗯哼,不过我不是最惨的,有马里奥垫底。”


被点名的小胖子正在另一张桌子上张牙舞爪地和许尔勒抢一只猪蹄,丝毫没有半点减肥的自觉,而罗伊斯则撑着下巴一脸鄙视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克拉默看着自己盘子里的一大堆肉,以及诺伊尔盘子里的各种蔬菜,叹口气:“太可怜了,惨无人道。”然后幸福地吞下去一口肉丸。


诺伊尔在对面磨牙霍霍。


“对了,曼努,能跟你商量个事吗?”过了一会儿,克拉默又开口。


“嗯?”


“明天的比赛你是场上队长对吧?我……我能站你旁边吗?”


诺伊尔顿了一下,淡淡笑了笑:“行啊。”


“真的?”克拉默兴奋起来,“太棒了!”


但诺伊尔却没再说什么,只是低下头叉起了一块土豆。


克拉默没有忽略掉那个人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




吃过晚饭之后克拉默跑回房间从行李箱里掏出了一个礼品袋,那里面躺着一条崭新的围巾,是深灰色的,纯手工全羊毛,柔软无比——克拉默在商场的橱柜里第一眼看到它就想到了诺伊尔,然后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九月,德国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冷,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这条围巾就能派得上用场。


在世界杯期间克拉默曾经和诺伊尔讨论过关于冬天的话题,诺伊尔跟他抱怨在寒冷的比赛日当他无所事事守在冷清的门前时有多想生上一堆火取暖。拜仁毋庸置疑是全德国最好的俱乐部,而作为它的守门员,在很多比赛中其实都实在清闲的让人抓狂,天生不甘寂寞的德国门卫抓耳挠腮地站在中场望眼欲穿地看着他的队友们在遥远的另半个区战成火热的一团,羡慕嫉妒恨的牙痒痒。


当时克拉默看着面前的大个子鼓着腮帮子抱怨,忍不住笑起来,他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捏了把诺伊尔肉嘟嘟的脸,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向你保证,以后若是我在场上,进球之后我一定会回来给你一个拥抱。”


这句话说完之后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等克拉默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窘迫地收回手坐直了身子,他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烫:“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诺伊尔给了他一个毫不在意的笑容,“我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




克拉默将那条围巾乘着晚间开会的时候交给了诺伊尔,后者一脸惊讶地接过礼品袋,然后往里面看了一眼。


“呃,就是……顺手买的。”克拉默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成了大小眼,然后又小心翼翼加上一句“……喜欢吗?”


诺伊尔沉默了几秒,然后笑起来:“喜欢的不得了。”


克拉默呆呆地看着眼前人的笑脸,有些回不过神。




他站在人声喧闹的屋子中央,经历了一场无人知晓的风暴。


 


赫迪拉等在酒店门口,看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远远驶来。


车子刚停稳,厄齐尔就打开车门从上面跳了出来。


“嘿,慢一点!”赫迪拉连忙上去拉住兴奋过度的年轻人,顺带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欢迎来到杜塞尔多夫。”


厄齐尔朝着他调皮地笑:“我很想你。”


他们走进大堂,沃尔法特已经等在那里,他需要给厄齐尔做一个仔细的检查,然后才能确定接下来的几场比赛他是否能参加。


“可是我想先吃点东西,我快饿死了。”厄齐尔可怜巴巴地看着赫迪拉,后者摸了摸他的头。


“我去给你拿吃的。”


赫迪拉去了餐厅按照厄齐尔的口味给他打包了几分食物,等他回到酒店给他们设置的临时医务室的时候沃尔法特已经完成了检查。


“并不严重,没伤到骨头,梅苏特现在需要的是一段时间的休养。”神医笑着脱下手套,“勒夫会很高兴的,我去通知他这个好消息。”


厄齐尔坐在高高的担架床上,光着双脚晃悠着腿,朝赫迪拉露出得意的笑。


等到神医离开后赫迪拉走过去,将食物平摊在床上,厄齐尔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起来,赫迪拉端着一杯热水站在一旁看着他。


“梅苏特……”


然后他开口,眉头微微皱起来。


“我很抱歉。”


厄齐尔抬眼看向他,脸上是不解的神色。


赫迪拉降低了语调:“关于转会的事……”


“哦,那个,”厄齐尔裂嘴笑起来,嘴角还沾着奶酪,“我一点也没生气。这事儿谁都没办法掌控不是吗,虽然我很想跟你一块儿踢球不过…只要你做的决定,我都会支持。”


赫迪拉看着眼前这个笑得傻乎乎的大眼年轻人,心底柔软成了一滩湖水,他将水杯放在一边走过去,伸开胳膊将那个人拥入怀里。


厄齐尔还捏着蛋糕的手在空中不知所措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赫迪拉听到脆脆的声音在怀中响起来:“唔,我想,你的衣服上蹭到奶酪了。”


赫迪拉笑着将他抱得更紧了:“你知道我一点都不介意。”









TBC


呃,手痒挖个坑,先放一段上来试试水(。


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再继续写……不然的话就算了﹁"﹁


#虽然第一章短他一个镜头也没有但这篇它真的是新拉!#





评论(4)
热度(51)
  1. 日尧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转载了此文字
    最爱脸鱼,暖到心
  2. nene sese都是拉莫斯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转载了此文字
    先马
  3.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陋室铭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首页脸鱼好多简直幸福得哭出来了QWQ....新拉默的三角恋!!有点带感啊啊啊!!

©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