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堆堆本命 脸哥人蜜(((o(*゚▽゚*)o))) 原创基本为脸鱼脸相关

[授权翻译][脸鱼] A slice of orange cake (3)

过渡段根本不够看嘤嘤嘤ಥ_ಥ 感觉最纠结的“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我 但是我就是啥也不做”部分要开始了ˊ_>ˋ(不 一定只是我想多了.....

vierestrella:

不敢相信我居然半小时撸出这么一个过渡段...不敢相信我睡着睡着又爬起来刷网页了...中间换了无数国内IP代理...


强迫症真是伟大...




3


“这回又是什么着火了?”Marcelo问道,一旁的Pepe和Fabio都像警犬似的一路嗅着味道跟过来。你们看着很像活宝三兄弟你们自己知道么…Sami硬生生地把这句话给咽下了。



(大家自行感受一下XDDDD)




“没事,”Mesut还在厨房里最后试图抢救一下他的烤箱,他这会儿可不想招惹葡语帮三兄弟。“就是个烤箱事故。”


“噢,那的确是够呛。”Fabio听上去像是早有经验。Sami瞥了他一眼,从来没想过Fabio是会自己烤东西的类型,不过想想也很合理,每次足球之夜他都会带不少好酒来。


“他是在为你的生日烤蛋糕?说到这个,你个混蛋,怎么不早说?”Marcelo说着就朝他的肩膀招呼。


他机智地往旁边一闪顺便拍一记毛茸茸的后脑勺,“因为不关你的事,笨蛋。我不过生日。”


“但是明天party照旧,是吧?”Pepe自顾自地坐上Mesut的沙发,一边打开了电视。Sami本来想告诉他他开着门只是为了通风不是邀请他进来坐的,但是,好吧,这群人都不请自来地找地方安顿下来了。不一会儿估计所有人都会找上门来,美其名曰【咱们是马德里好邻居要来关怀一下可怜的Mesut】。


“是没错,你们可以喝个烂醉,要是其中有一个掉进游泳池淹死的的话,我今年的生日就圆满了。”


这群混蛋嗷嗷地叫起来,“拜托,Sami,我们是有感情会流泪的弱男子。”Marcelo做作地捂着胸口。


Sami没好气地回了他一个白眼。“别搞破坏就行了。”说完便走进厨房看看Mesut怎么样了。


“Özil医生,病人还有救吗?还是告别的时候到了?”他一边假装哽咽。“我们---我们需要开始准备葬礼了么?” 


“哈,给你的冷笑话点个赞。”Mesut把用来擦烤箱的脏抹布朝他掷过来。 “喜剧大师Sami Khedira。”


“Mesut Özil,实时幽默感---零,我猜测你的烤箱是没救了?”


Mesut往后一倒,蹲坐在瓷砖地上,脸蛋上又沾了他刚蹭上去的烟灰,“我对烤箱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不过---”他抬起脚轻踢了下烤箱,一块塑料刚好落下来。“现在是个人应该都能看出来了。”


“没关系,你买新烤箱之前都可以用我的。”他连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这是Mesut,Sami想不出他能有什么请求是自己会拒绝的,再加上在他自己家他至少能控制一下潜在事故的可能性。


他的邻居这会儿已经躺倒在地板上,双手还捂着脸,这下他浑身都是烟灰了。Sami想了想还是不打算提醒他了。


“谢谢你。”Sami透过他捂着脸的指缝看见隐约的一个笑容。


“客气什么。你要不要起来洗个澡?马上一整个西葡联军就要进驻你家了。”


Mesut大笑起来,“好吧好吧,”伸手让Sami拉他起来。


 


等他们走到客厅,Iker已经在那儿歪着头鉴赏白墙上的黑色烟灰印象画了---他们应该会帮着处理干净的,Sami想---Benzema正在翻Mesut的DVD,Xabi和Alvaro两个居然戴着墨镜在角落喝咖啡,自以为在什么小资沙龙之类的一副风骚模样。Sami都懒得问他们是从哪儿变出两杯咖啡的,有些问题你最好还是不知道答案比较好。


 


他们一块儿坐下来看了场拜仁对多特的比赛重播,期间集体批判了Sami【关于不告知生日的恶劣影响】。Sami则以一种比较粗暴地方式让他们认真体会了一下【关你屁事】的含义。


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Sami愿意继续办party只是因为这是Mesut提议的。靠,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如果【戳中痛处】是个能让他免于刑罚的谋杀借口的话,他大概现在就动手了。


Mesut洗完澡了,他默默地在Sami和沙发扶手之间挤了个位子出来,尽管不远处就有把看上去就挺舒适的扶手椅还空着。


Sami突然觉得这群混蛋也没那么讨厌了。




TBC




好了...强迫症患者乖乖去睡觉了...

评论(2)
热度(36)
  1.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vierestrella 转载了此文字
    过渡段根本不够看嘤嘤嘤ಥ_ಥ 感觉最纠结的“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我 但是我就是啥也不做”部分要开始
  2. 日尧vierestrella 转载了此文字

©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