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堆堆本命 脸哥人蜜(((o(*゚▽゚*)o))) 原创基本为脸鱼脸相关

【授权翻译】【脸鱼】A slice of orange cake (1)

棒棒棒棒棒!!!怒点十万个赞!!!一天没同人看的脸鱼党满足的飞起来啦!!!

翻译太棒啦!!!原作者GN也太棒啦!!!

大家真的不来吃吃这个【官方发糖但是没人萌的CP】安利么QWQ

………………也是心塞………………呢…………躺…………

vierestrella:

A slice of orange cake

作者:thesilverwitch (anthonysstark)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37544

配对:Sami Khedira/Mesut Özil 

类型:AU (所以OOC真的不怨我...)

授权如下:


副标题(啥时候有这种坑爹玩意儿):同居不同床

Note:原文大约1万字左右,估计在10次内更完。原文走的也是比较轻松欢脱路线的,所以意译部分基本也遵照了同一风格。原作者在文里混用了渣团球员的名和姓,所以会一直看到本泽马和法比奥同时出现...搞得我也很头痛,所以涉及名字全部用英文,而且票哥的名字中译实在太长了...BTW原句写得更好的乖乖地括弧了。

请脸齐党们尽情留言吧要不然PO主会因为找不到组织只能坑了...

配图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咱们先点个灰头土面被脸哥抱在怀里的抖抖抖的梅苏特?你觉得呢?


1

他是被飘进窗子的阵阵浓烟呛醒的。

Sami皱皱鼻子,暗暗发誓要把那个早上十点就在房间里开烧烤派对的混蛋给杀了,十有八九是Benzema,那法国人的反射弧简直跟恐龙有的一拼。

 

他狠狠地把窗关上,躺回床上,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查了查邮件,基本就是平日会收到的那种,显然他的工作狂同事们不知道周末为何物:好吧,工作,一个“紧急事件”---多半是打印机没纸啦柜子里层掉漆了这一类的鸡毛蒜皮,又是工作,没归进垃圾邮件的垃圾邮件---他的邮件设置看来得重新改了,哦~Modric给他发了个婴儿和小狗捉迷藏的视频。

 

Sami把那个视频标记了一下准备等会去看。他半眯着眼盯着手机屏幕,连窗帘都挡不住的明亮天光让他不由得有些恼怒。等他查完所有邮件,决定把该忽略的都忽略了以后---基本上是所有邮件---他又重新埋进被窝里,舒服地叹了口气。作为一个自认为相当有生活情趣的人,还能有什么比享受一个宁静的周六早晨更美好呢。

 

但生活的本质叫做打脸。外面烟雾报警器刺耳的鸣叫几乎硬生生地把他眼皮扒开了。

“下地狱吧,本泽马!”虽然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就像个愤世嫉俗的老头一样朝着窗外大叫。

 

他胡乱地套上一件大学时代的旧T恤和一条洗的发白的运动裤,跌跌撞撞地冲出了门。他得找到那群疯子---Benzema,Fabio,Cristiano,还有大概这楼里一半的住户,虽然他们人都挺不错的Sami也很喜欢他们,但说实话,他们就是一群逗比---跟他们好好谈谈人生,用他最严肃最正经最有威慑力的招牌怒视教训一下这群扰人清梦的混蛋。

 

他几乎都能想象出这群傻瓜露出很符合他们身份设定的笑容,好像在对他说:“噢~小萨米,我们只是在做十人份的早午餐,谁让我们天天都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呢。”Sami只能无言以对,面对一群试图把摩托车搬上楼顶就为了最终能飞车进游泳池的深井冰你还能说什么?

Sami二十五岁了,对于这群人的疯狂行径来说他有点太成熟了。

 

他还顺便设想了一下他发完飙的场景:Iker得给他们来场集体训话,“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是成年人!你们得负点社会责任,不能什么东西都点上火看看会发生什么!”然后Xabi会失望地盯着他们一言不发,直到所有人都把自己当成在他家地毯上不小心撒了尿的小狗一样惭愧地低下头。

好吧,至少那画面值回票价。

 

Sami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因为他发现浓烟的来源不是来自于他家楼下的Benzema的公寓,而是他隔壁房间。

“艹,”这是Sami这个早上第二次大声咒骂了,他听见自己声音里藏不住的绝望:“天哪,Mesut,Mesut!开门!”他一边大叫一边大力捶门,短短一瞬,他眼前已经闪过无数可能的场景,但没有一个是好的,没有任何一个是稍微能让他安心一点的---因为,该死的,浓烟正源源不断地从Mesut的公寓里流出来,Mesut,那是Mesut的房间!

“Mesut!”Sami几乎是用吼的再次呼喊他的名字。没有反应,他只能停下来,准备退后几步用肩膀撞开房门。

 

他刚刚往前跑了两步就不得不停住脚步,以防撞上眼前突然出现的,浑身脏兮兮,一脸怨怼,但谢天谢地明显活着还在呼吸的,Mesut。

“怎么---”他话还没说完,Mesut就示意让他打住。Sami看着他走到电梯旁把灭火器拿起来,走进他那间浓烟弥漫、像刚结束室内篝火晚会的公寓。

Mesut径直走到厨房,一边咳嗽一边试着把灭火器上的塑料带子抽掉,但Sami能看到他微微颤抖的右手几乎握不住瓶子。他看上去像是卡通片里刚把实验室炸掉的疯狂科学家,头发上沾着白色的灰尘,但眼神却很专注,像是他平日里要做什么重要事的神情,如果你忽略他脸上藏不住的惊慌的话。

 

这么望着他的一会儿功夫,Sami的起床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似乎忘记了他难得的懒觉,他的笨蛋邻居们,他也不记得他本来是要找“那个扰人清梦的混蛋”算账的。他只是默默接过Mesut手里的灭火器,对准了冒烟的烤箱。其实那倒霉的烤箱并没有着火,只是制造了几乎半个城市都能看到的空气污染罢了。

浓烟花了几秒才慢慢向四处散开,Sami走到一边把窗子都打开,Mesut一个人呆呆地瞪着已经寿终正寝的烤箱,双手攥着拳头,嘴巴紧紧地抿成一直线。

“这是怎么了?”Sami把呆立着的Mesut从厨房拖进客厅,至少这里还有不少窗户让他们可以呼吸。

他的手搭在Mesut的肩头,当然不是故意放在那里的。他应该把手挪开,跟Mesut保持一点距离好让小家伙呼吸。但他没那么做,因为可怜的Mesut整个人都微微颤着,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所以他好心地把他的朋友搂进怀里,拇指摩挲着Mesut领口露出的肌肤,最后才慢慢放开他结束这个拥抱。

Mesut偏过头去,抓了抓后颈,“我只是想烤个蛋糕。”

Sami实在控制不住笑出了声,尽管他看上去实在有点幸灾乐祸,至少气氛轻松了很多。“你认真的?你又开始烤东西了?”

Mesut双手抱臂,“我也不知道怎么每次都会这样。”他看上去并不像是被冒犯了,只是回答这个问题似乎让他有点难堪。

“你自己的厨房次次失火你还不知道原因?”Sami挑起半边眉毛。

“我每次都是照食谱做的!每一步!我发誓!”Mesut也怒了,“又不是我故意的。”

Sami朝他摆摆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Mesut试着要用烤箱最后都会沦为一场事故,不过他也不打算给他开个厨房安全知识讲座。Sami只是希望Mesut能彻彻底底打消做饭的念头,人生嘛,有些事就是注定如此。比如Sami自己,就从来没赢过任何一局棋。他起初当然不服气,一遍一遍地试,跟电脑,跟真人,还没皮没脸地跟他七岁的小侄女对弈。他还不甘心地读了很多【象棋秘籍】【大师教你学象棋】之类的书,但在他身上的成效只能用惨淡形容。随着时间过去,他最终接受了他跟国际象棋命中注定此生无缘。虽然这一事实很令他挫败,但这个解释对他的自尊心已经是最大的维护了。

 

 “这回你又想烤什么?”Sami识相地换了个话题,因为Mesut现在看上去郁卒的像是全宇宙的弃儿。

“香橙蛋糕,为明天准备的。”

这回轮到Sami心虚地避开了Mesut的视线。

“你怎么知道的?”

Mesut耸耸肩,那双大眼睛却不肯放过他,Sami怀疑他再瞪下去自己的薄T恤就要烧个洞出来了,他心里偷偷希望眼前站着的还是刚刚那个惊魂未定的可怜版Mesut,这样他就能给他顺顺毛就混过去了,好吧,他也就是想一想。

“我那天收到一封给你的信,不小心打开了,是一家商店给你寄的折扣,因为你的生日要到了。”

“你听我说---”

Mesut打断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Sami本来打算辩驳几句,不过聪明如他,知道炸毛的猫比老虎更难对付,“我不过生日,”他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如果不庆祝的话也没必要让别人知道。”

Mesut斜着眼看他,好像他智商突然直降到单细胞生物的水平。“你是个笨~蛋,Sami ·Khedira。”

“不·关·你·的·事,Mesut·Özil。”

他们维持着互瞪的状态,直到两人眼里都沁出眼泪,不是因为这个幼稚的【看谁先眨眼】的比赛,而是因为厨房里还没散尽的烟终于飘进了客厅。

不过还是我赢了。Sami暗暗地给自己击了个掌。毕竟是Mesut先眨眼的嘛。

“你明天有个生日派对,我已经通知所有人了。”

“嘿---”

“就是这栋楼里的人,放心,我知道你跟你同事的仇结得可~深~了。你来挑地方,泳池还是社区花园?”Mesut一边说一边走向厨房,Sami只好继续跟着他。

他当然想反对了,他有权反对。首先,他赢了瞪眼比赛,胜者为大,哦也;第二,他是个有尊严能正常思考符合社交礼仪的成年人,有自己的工作和公寓,他不应该让这个比他还矮一点的德国男人来决定他自己的生活,更别提他还喜欢Marvel漫画,明明是DC更酷!

可是当Mesut把利爪收起来的时候,他就是一副可爱又讨人喜欢的样子。他睁大了那双已经大得不可思议的眼睛,微微撅起嘴唇,那种受委屈的小狗般的样子足像是Sami的外甥回家跟他说【我喜欢的David不跟我玩儿】的神情。Mesut当然不是十二岁的小男孩,但这套依然在他身上见鬼地有用。因为,至始至终,拒绝Mesut对他来说就像是犯下一件十恶不赦万劫不复的罪行(原句:catastrophically, astronomically, pathetically bad at saying ‘no’to Mesut)。

至于原因,比起“Sami就是只对Mesut毫无招架之力”这个解释,Sami情愿相信这是个神秘的诅咒。

所以,在诅咒的驱使下,本可以叫Mesut洗洗睡了的Sami最终屈服了,“那还是泳池派对吧。”考虑到那个所谓的“社区花园”其实就是楼后面两棵树加两个灌木丛,Sami觉得他至少选了个相对安全的选项。


TBC

评论(2)
热度(74)

© 詹美人人美_梅苏特特苏 | Powered by LOFTER